评论交流

老旦行当,传承艰难也不能忘记前行——与屠笑飞弟子俞会珍谈越剧老旦、彩旦的传承和教学

来源:宣传部   作者:施王伟   时间:2018-04-13   人气:

澳门现金网

俞会珍是我校戏剧系教师,一级演员,也是浙江越剧中生代的知名老旦、彩旦演员。一提到越剧《五女拜寿》《碧玉簪》中的诙谐婆婆,大家都会不约而同想到俞会珍。

1977年俞会珍13岁时考入浙江艺术学校,在学了三四年花旦后,学校有意慢慢给她安排老旦、彩旦戏,这对十五六岁爱美的她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和挑战。幸运的是,她所学剧目《碧玉簪》《孔雀东南飞》等,主教老师分别是我省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屠笑飞和杭州越剧团名丑汪如雅。这些老师认真教学,要求严格,俞会珍回忆,“每当排戏、训练时,只听到屠笑飞老师口中不停重复四个字‘不对,重来’,‘不对,重来’,一直到符合她的要求为止。”俞会珍是个非常用功、刻苦、有灵性的学生,在学《孔雀东南飞》焦母一角时,她把屠老师的动作神态模仿得一丝不错。《孔雀东南飞》在浙江胜利剧院演出,俞会珍饰焦母,演出结束屠老师就当面表扬了她,说:“小家伙,今天晚上的演出我比较满意,进步很大。”有老师的朋友问:小俞你眼睛近视几度啊?俞会珍感到奇怪,我没有近视啊。“没有近视为什么在舞台上要眯着眼睛去拿道具和看人呢?我以为你和屠老师一样高度近视呢。”虽然这个故事带有笑话色彩,但也看出俞会珍对老师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是下了很大功夫学习的。

此后屠老师很认真地对俞会珍说,“学我者生,像我者死。”“一要学,二不要学死。”俞会珍说,正是屠老师这种严格甚至严厉的教学方式,和全体基本功老师,包括唱腔主教李杏花老师们的谆谆教导,使自己真正懂得了学戏曲表演不光要刻苦努力,更重要是用心钻研。功夫不负有心人,1982年《碧玉簪》《孔雀东南飞》两个剧目片段参加首届浙江省小百花戏曲汇演,俞会珍荣获优秀“小百花”奖。从此也开启了俞会珍越剧老旦、彩旦的演艺生涯。

俞会珍进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之后,虽然演出工作繁忙,但她会定期去屠老师家请教和讨论专业上的事。屠老师经常对她说:作为一名戏曲演员,唱是首位的,要学好唱必须了解越剧各流派的特点,包括各个行当的唱腔。塑造人物要因人物需要出发去设计,台步和形体动作要打破惯例,釆用不同表演手法,再运用到人物塑造中去。

俞会珍在老师们的帮助下,在浙江小百花越剧团20年中,塑造了形态各异、大小角色20多个,受到了大家的好评。如《五女拜寿》中的陈夫人、《送凤冠》中的王夫人、《红丝错》中的张母等。2007年上海越剧院拍摄越剧电影(精典版)《红楼梦》,经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周宝奎推荐,俞会珍在电影中饰贾母一角,受到了业内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

2004年俞会珍调回母校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戏剧系任教。屠笑飞听到这个消息时很高兴,她对俞会珍说:“教学很辛苦,老旦行当传承更艰难。”这是老师多年教学生涯的体会,在戏曲不景气的背景下,越剧老旦行当后继乏人,要面对社会状况,用自己的事业心、责任心和耐心去做好越剧下一代传人的培养工作,越剧教育应该是继承昨天、面向今天、创新明天。学习前辈要超过前辈,继承传统要和创新发展结合起来,创新是艺术的生命。俞会珍将屠老师的这些话作为她越剧教学的指导思想和理念。回校至今,俞会珍一直担任越剧唱腔、剧目课教学教师。教学上她处处以老师屠笑飞为榜样,再加入自己这些年的积累,把教学分为三个阶段:低年级的模仿阶段,中年级的独立辨别和领悟阶段,高年级培养学生塑造人物的综合表演能力阶段。

我校毕业生、现上海越剧院最年轻的老旦演员朱洋,俞会珍就是这样教的。低年级阶段,以口传身授为主。她根据朱洋的实际情况,整编了一段10分钟左右的《老旦独角戏》教材,使学生初步懂得老旦与彩老旦在台步、形体动作、念白声音上的区别,懂得手眼身法步的基本法则。中年级阶段,以口传身授和口传心授相结合为主要教学模式。在分析人物和示范表演的同时,更多向学生提问“你认为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不正确的,为什么”,学生有了独立辨别能力和领悟力,才能真正懂得表演需要真看、真听、真想的道理。高年级阶段,重在培养学生塑造人物的综合表演能力,使学生掌握塑造完整人物的技巧。朱洋到了上海越剧院后,在周宝奎等老师的精心指点下进步更大,在第22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评奖中,获得“白玉兰戏剧新人配角奖”。她是第22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评奖中唯一获奖的越剧演员。

对越剧老旦的传承和教学工作,俞会珍说,越剧老旦、彩旦与越剧小生、花旦等相比较,人才出的不那么多,剧目也没有几个,基础相对要弱些,这和越剧这个剧种有关。但幸运的是,越剧老旦、彩旦出了两位著名的表演艺术家,一位是上海越剧院的著名老旦周宝奎,一位是浙江的著名彩旦屠笑飞,她们为越剧老旦、彩旦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积累了一大批剧目,有丰富的表演经验,再加上其他越剧老旦、彩旦演员们的付出等,越剧教学基本上有了自己的教学模式和方法。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这一代人要在教学上练好承上启下、创新发展的功夫,这个承上启下、创新发展是艰难的,但再辛苦,再艰难,我会始终牢记屠笑飞老师当年跟我说的那些话和她们的谆谆教导。“越剧教学很辛苦,老旦行当传承更艰难。”这句话是老一辈艺术家对中青年演员、教师的一种鼓励,更是一种责任和使命。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风景清明后,浙艺春光如此,莫辜负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