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那时花开分外红

来源:宣传部   作者:方虹熙   时间:2018-05-11   人气:

澳门现金网

很久以前就想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那段朴素的岁月。

    2017年8月31日早,安徽某山地上,天下着雨,山路泥泞。我坐在晃荡的卡车上,卡车行走在山腰。我透过卡车篷布的窗口,从山腰向山下望。车队从山上一直排到了山脚,很长,这里可能有80辆卡车或许更多,数不清楚。卡车慢悠悠地向前开着,车里的人显得有些疲惫,有的坐在背囊上,有的斜靠着隔壁同志的肩,有的微微起了鼾声,而我怎么也不困,就望着他们……

    徐州的天空飘着雨,一切显得灰蒙蒙的。车厢里老张清了清嗓子,有人小声说起了话,整个车厢的人好像都醒过来了。老张脸色黝黑,目光炯炯,是部队里的排长,全车厢负责人。他看看车厢后面的车队,打着哈欠,脸上露出倦态,张嘴问道:“小方,小方!我们这一年坐着车队来来回回多少趟了呀?”“好几次了,坐车起码来回3次了,其他时候我们是走路来回的,坐车的时候难得。”小方回应。

    我看着车厢外的雨,又望着长长的车队,这一年跨省跨市的来来回回多少次真是有点记不清了。风风雨雨,无可阻挡,这样的旅程常人如何体会,而这一回将是我们的归程,明天我们就要退伍了。

卡车继续向前行驶,车厢继续来回晃动,车外的雨淅淅沥沥,篷布上的一滴雨水仿佛折射了两年的春夏秋冬,回忆在眼前浮动。去年冬天的一个夜里,我和老张在山路上负责警戒,天下着雪,我们穿着大衣裹着雨衣依然觉得冷,短靴踩在泥泞中早已湿透,冻得手脚麻木,老张面颊冻得通红却依然一动不动,我忍着冰冻把脖子伸得更直,手贴着裤子贴得更紧。那天夜里,老张突然告诉我:“感觉冷的话,想一想舒服的事情,或者想想家。”我点点头应是。

    2017年9月1日,全军上下都在这一天举行退伍仪式,退伍军人会在胸前戴上红花,和舍不得的兄弟抱头痛哭。一首《驼铃》唱得好:“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蒙蒙。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胸前这一朵红花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又是依依不舍的光荣,全国各地不知多少地区的年轻人都含着泪水在今天戴上了红花,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戴上红花,第一次戴上红花的时候才刚刚入伍,心里充满忐忑和不安,而此时此刻看着胸前的红花,又是那样的不舍和怀念,发生的事情好像还在眼前,时光过得那么快。2017年9月2日退伍老兵在熟悉的号角声中登车,坐军车返乡,警戒车依旧鸣着警笛开道,却不似以往那般霸道,它在军车后面久久跟随,恋恋不舍。

杭州的冬天不太冷,北方的冬天凛冽而寒冷,不知道远方的战友安好否?可曾多添衣,一起战斗的日子是那么催人奋进,愿胸前的红花、心里的荣光永远照亮从前、此后。

                              (作者系文化管理系17公共文化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白沙鸥黑耕牛,秋雨春风是乡愁下一篇: